欢迎光临中国家电信息网 - 家用电器行业综合门户网站 - 惟翔资讯
用户名: 密码:  注册
 
   
 
新闻热线:790646582  编辑在线:175529508
 
   
   
2012-9-12 | 发布者:knwz | 热度: | 评论:0
导读: 咦?那不是爱姑吗?是的,没错,准是她!乌黑乌黑的头发低低盘在脑后,梳了个圆圆的锥形的髻。小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谁恶作剧地告L斥我,那笈型叫“牛屎堆”?把?诱娴挠屑...

咦?那不是爱姑吗?是的,没错,准是她!乌黑乌黑的头发低低盘在脑后,梳了个圆圆的锥形的髻。小的时候,也不知道是谁恶作剧地告L斥我,那笈型叫“牛屎堆”?把?诱娴挠屑阜窒嘞瘛保?矣惺焙蛲?潘?哪院笤谙搿5?沂贾彰挥懈嫠咚???幌肷撕Φ剿??涫担?缃裣肜矗?运?唇玻?鞘嵌嗝葱〉男∈拢“?谜???磐罚?铰孽珲堑爻?白呷ァN乙患保?笊??

起来:“爱姑……”

我让自己的声音惊醒了。

满床白花花的月光像要溢出来一般,我望出窗外,一轮皎洁的明月正挂在窗口上,怔怔地望着我:是这样的明月发人遐想,引人做梦啊,否则,爱姑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眼前?

爰姑是家里的一位老女佣,我出生时,她在我家已经好几年了。像屋里—古老的家私,或者,像家中的至亲,因为与生俱来,所以小孩子不会理会:她是从哪里束的?就像不会追问父母亲来自何方一样。

儿童的好奇心不在那里,而在天上的星星或地上的花朵,蓝色的大海或高高的山顶。“爱姑”只是我生活万花筒里一朵最暗淡的花,显不了眼,惹不起注目。但是,依稀还是有她的影子:冬天的早晨,踏着一双黑布鞋,提着一条炸得香脆的油条,

从小巷的那头走过来。夏天的傍晚,从院子里一角的长竹竿上,收起一大抱晒干了的衣裳。秋天,天刚蒙蒙亮,就听得她扫落叶的声音,刷刷地脆响在窗下。春天,提着满满的一桶水,一勺勺地浇灌着盛开的鲜花。除夕前,我们一起去磨米,准备做萝糕、甜糕。有一年雨滴嗒滴嗒地下着,爱姑推磨,我往石磨凹口处上米,磨子声咿呀咿呀地有节奏地唱歌,我想着香喷喷的萝Ih糕和甜丝丝的红枣糕。夏天的晚上,爱姑手执一把大芭蕉扇子,靠在竹椅子上打呼噜,我用小草搔她的鼻孔,让她大声打喷嚏……院子一角的老腊梅树又开花了,花朵少了,但香如故,远远,远远就可以闻到沁人的花香,我爬到天台上摘花,爱姑在地上仰着脸大声在喊:“小心呵小心呵!”一年又过去了。

有一天,爱姑的女儿从乡下束,要带她回家了。那时候,我已
经多岁。我问奶奶:“爱姑为什么要走?”“她老呀。”“是我们嫌地老吗?”“傻接子,不是的。她在我们家二十多年了,是自己人了。”“那她为什么要走?”“她要回乡击呀,落叶归根嘛?『⒆硬欢??ご缶椭??奶奶摸摸我的头。爱姑也摸着我的头!“你小的时候没有头发,脸很红很圆,像一只熟透的苹果。”爱姑说我小时候不吃饭,哄我吃饭是要爬楼梯,上一阶咽一,饭吃得冰凉了,还没吃半碗。

家乡是个小岛,岛上寥寥的几家店铺,都集中在一条街上。有时爱姑抱我上街,我一面贪馋地盯着橱窗,一面喃喃自语:“洋娃娃,洋娃娃,爱姑没钱买。”“糖,糖,爱姑没钱买。”“苹果,苹果,爱姑没有钱。”我怔怔地听着自己的往事,泔汪汪地说:“爱姑不要走。”

爱姑美了,露出满口稀疏疏的牙齿:“爱姑的棺材在乡下,爱姑老丁,不能干活了。爱姑死了要同丈夫葬在一起的。”找伏在地怀里,她用粗糙的手擦去我的眼泪。我看着她走开,步履蹒跚,背更驼了……

爱姑说要来看我,但一直也没来过。后来,更多的新鲜事包围了我的生活,她的影子变淡了。直到几年后,我又见到她的女儿。她说,爱姑回乡后就病了,不久便去世。“她坟上已经长满青草了。”那个晚上,我一夜无眠,我记得也是个月圆的晚上,白花花的月光流泻到床上,满满的,像要溢出来一般,我望出窗外,明月也是立于窗口,怔怔地望着我。“把酒问明月”,可惜无酒,但我依然想问:人世间沧桑万千,人的悲欢离合、命运迥异,明月呵,可能作答:这是为什么?这时,一大片乌云移了过来,重重地遮盖了白晃晃的月亮,四周已被黑暗吞没了。


 我要评论:
中国家电信息网 - 家用电器行业综合门户网站 - 惟翔资讯
吉ICP备11002400号-3 服务QQ:790646582 e-mail:zk8312@163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中国家电信息网 保留所有权利